通知公告:     中国工商网络平台义务服务通知    中国工商绿色中国行征搞
站内搜索
首       页 | 民营动态 | 市场声音 | 政策解读 | 专题策划 | 绿色产业 | 文化生活
项目信息 | 工商人物 | 商会风采 | 区域经济 | 荣誉协办 | 商  学  院 | 理  事  会
国际贸易金银珠宝美容化妆品烘焙五金机电房地产文物艺术纺织服装汽车配件旅游厨具新能源
礼品农业产业冶金纸业医药汽车科技装备环境服务城市基础女企业家国际合作文化产业栏目合作
首页 > 人物故事 > 正文
兰世立:二次创业者的新活法  2015-8-10 16:55:49
 
 

“经过这些事情,我变得更强大、更坚定,如果有可能,我当然希望超越过去。”

 

  如今,48岁的他选择了再整旗鼓,并且已经小有成就。

  兰世立,这位前《福布斯》财富榜上的湖北首富、曾经的鄂商领军者、美国通用电气的中国合伙人,在牢狱之灾后,通过自己掀起的一轮又一轮媒体风暴,努力尝试着重新认识世界;在一无所有后选择了重起炉灶,并且迅速地通过互联网营销,再造了新的东星速度与东星奇迹。

  时间追溯到2014年9月底,兰世立发布了一条微博:“我们精心打造的一款旅游产品:品质港泰七日六晚游!售价:1999!凡本人粉丝,买一送一!”这可以算是兰世立出狱后的第一笔业务,到当日下午2点多,兰世立的四大微博已有超过130多万人浏览,3万多条转发和评论,超过5000条求订购私信。“当天成交的就有16000多人,3000万元的收入。”重回商海的兰世立见识了网络的力量,也让市场见识了自己“九头鸟”的韧性。

  对中国商界而言,曾经是鄂商传奇的兰世立回来了,这本身,已经是一种强有力的声音,更让人惊喜的是,回归后的“九头鸟”性格依旧、“野心”依旧,他正尝试着让曾经的民营经济领域标志性的旗帜——东星集团重新迎风飘扬。

  从褚时健到孙大午,中国最早的一批身陷囹圄的卓越者开始东山再起,在企业家原罪概念依旧模糊不清的今日中国,像他们这样的二次创业者们,已经开始从财富榜样向精神榜样的升华。

 

“触网”一年铸新功

  重新出山的念头,在狱中的4年兰世立从来没有停止过。

  “我从一开始就想着出来那一天要做什么,怎么做,钱从哪里来,最后还是从最擅长的旅游领域突破。”——而在兰世立狱中的这几年,国内的旅游行业也越来越热闹。携程等老牌OTA越来越壮大的同时,阿里巴巴、万达、百度等各路资本也开始觊觎旅游业。

  再战江湖,旅游业还有空间吗?“携程、同程等都是通过先控座找客人,还属于旅游行业的代理商中介商,我们希望做的则是整合各路资源做自己的产品,引导客人消费。”兰世立如是说。在他看来,市场总是会留给擅长发现空白者机会的。

  兰世立用互联网的方式做旅游,是从他的微博开始尝试的。出狱后不久,他就迅速注册了微博、微信和QQ群,如今,在各个平台上的粉丝数加起来也有了几百万。据兰世立介绍,随后,取名为“东星励志游”的各种港泰游、欧洲游产品就不断出现在他的微博上,粉丝们可以通过电话咨询并订购,“到现在已经有26000人出团成行了。”

  没花一分钱投广告,没有手机App,没有官方网站,没有微店,只凭微博就收到这样的效果,兰世立自己也没有预计到。这与他个人的号召力有关系,不过,“东星励志游”旅游产品价格也的确低廉,比如平均每人不到1000元的港泰七日六晚游,就比传统市场价格便宜了三分之一。  并且据兰世立说“利润还不少”。

  这一切也许都要归功于精明的鄂商基因。2014年8月出狱后,兰世立并没有急着成立新公司,而是一个人拖着行李开始“周游世界”,其实是在为重做出境游“找资源”,说服航空公司和酒店老板,把飞机上的空座位、酒店的空房间低价卖给他。

  “酒店还好说一些,但对航空公司来说,传统的定价模式都是越提前售票越便宜,到最后要出行时反而是最贵的,而我希望说服他们打破这个规则。”兰世立说,“比如港泰航线,每天都会有空座位卖不出去,如果了解每天的空座率,收到了相应数量的客人,再以一定的价格提前一天购买第二天要飞行的航班上的空座,就是我与航空公司谈判的重点。”

  此时的兰世立,恐怕脸上已全然不见当年的峥嵘。

 

皇图霸业谈笑中

  2007年1月,北京。

  深夜11点,当笔者在位于东长安街的贵宾楼酒店的套间中,面对面坐下开始采访时,对面的兰世立略显疲态——过去的两个小时中,这位东星集团的掌门人已经在酒店一楼的大堂咖啡座接待了三波访客,而八个小时后,他又要飞往巴黎,据称他在将在那里约见空中客车集团的高层,为当时炙手可热的东星航空寻找合作的机会。

  确实,经过之前近20年的积累,兰世立有了攀登更高峰的底气。

  1991年,在社会打拼多年的兰世立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经商生涯,他注册成立了自己独资的东星电子有限公司,从为别人